面對無法規范的市場,“四不像”的代駕行業邦

日期:2017-08-29 / 人氣:

  代駕解決了喝酒司機的燃眉之急,可職業本身卻醉態頻出、亂象叢生。通過走訪調查,記者體會到了代駕職業與從業者的辛苦與糾結。

  一、缺少監管主體

  有人說,代駕職業是個“四不像”職業,與運輸合同、雇用合同、承包合同、委托(服務)合同都有點沾邊,但又不能歸于哪一類,因而運管、交警、勞動、物價等部門都難以插手去管。缺少監管,致使“黑代駕”滋生,給交通安全帶來危險,車主的生命財產安全難以保證。

  作為一個鼓起不久的職業,代駕沒有直接的職業規范。現在各地對“代駕”操作不一,工商管理部門并沒有直接的規范文本。上海最早的代駕企業出現在5年前。2011年“醉駕入刑”以來,代駕職業迅速發展,現在上海市有160多家在工商部門注冊的代駕公司。但由于缺少職業監督,沒有相應的法規束縛和職業標準,代駕職業閱歷了粗放式發展:服務質量難以保證,價格隨行就市,出現糾紛難以解決。

  上海金融與法令研究院研究員劉遠舉指出,現在代駕司機的駕車行為由交警管理,而代駕司機和渠道之間有的是直接的雇傭關系(占少數),有的是通過第三方的勞務合作關系。勞務合作關系非常復雜,代駕司機和渠道之間、渠道和第三方勞務公司之間、代駕司機和車主之間的關系,現在均沒有明晰的法令規定來界定。一旦發生事故,責任難分,保證和賠付也無法落到實處。

  缺少明確的管理制度,天然就缺失監管主體。現在,監管缺失已成為代駕職業發展的瓶頸,分清主管單位、嚴格準入門檻、統一代駕標準,是亟須解決的問題。但因牽涉到多方部門、各個職業,還有法令法規的修訂完善,實施起來尚需時日。在這種背景下,可嘗試以分步走的方式,先建立職業協會,制定出統一的標準和準入門檻,對整個職業進行規范。

  二、缺少職業標準

  代駕職業的標準,現在是缺失的。

  酒后代駕“無主管單位、無準入門檻、無服務標準”,90%以上代駕業務不簽署任何協議。據相關代駕從業人員反映,現在上海有大大小小的代駕公司數百家,一部分沒有營業執照,一部分掛靠在汽車租賃服務公司、汽車俱樂部等單位。

  其次是收費,除了少部分APP制定了相對明確的收費標準,大多數酒店、餐廳聯系的代駕卻沒有收費標準,大部分收費沒有票據。現在,上海許多私人代駕公司之間的收費標準主要靠默契構成。

  事實上,登記在冊的“代駕公司”,亂象也不少。記者通過各“代駕公司”網站獲悉,在收費標準上,僅標注的10公里內起步收費價格,就從40元到120元不等,有的公司除代駕費外,還以種種借口收取額外服務費。人員要求上,有的公司要求代駕司機必須是本地戶口,有5年以上駕齡;但有的公司則無此標準,駕齡半年即可。服務標準上,有的公司要求代駕員統一服裝、服務流程,有的公司并不要求。此外,公司與代駕員的分配方式也有不同,有的公司收取30元的固定費用,有的則按照份額,從“二八”到“五五”不等。

  三、缺少保證機制

  代駕可能引起的糾紛很多,如交通事故、財物丟失、服務內容及質量糾紛、合同效力糾紛、人身損傷糾紛等。發生問題和糾紛后,責任追討及賠償卻很難進行。

  雖然專業代駕公司、代駕渠道的出現有利于塑造代駕職業形象,但問題仍然存在。例如,滴滴代駕司機身亡案暴露出,在互聯網合作模式下,存在書面勞務協議缺失、代駕司機實際雇主不明確等問題。

  保險缺失,也是代駕職業面臨的一大問題。由于國內現在還沒有“代駕險”這一險種,一旦出了事故,需要走車主的保險流程,不夠的部分才由“代駕公司”填補。而個人的“黑代駕”往往是“出事就跑”。

  韓國代駕職業起步早相對成熟,共有五大代駕協會,每個協會有3000多位司機。每位司機都有專門的“代駕險”,一旦出了事故,直接從“代駕險”中支付。考慮到代駕員的返程花費,以及對醉酒客人需要更高的服務素質,韓國代駕職業的收費標準,一般以出租車相應公里數行駛價格的3倍為參考值。

  建立于今年4月的上海市道路運輸職業協會駕駛服務專委會,其會員均為提供代駕、陪駕服務的公司,因而也被稱為上海的“代駕協會”,這也是全國首個駕駛服務職業組織。會長馮園明說,現在代駕協會對會員單位的2000多名代駕司機發放駕駛服務資格證,開始實現了代駕司機的“持證上崗”。業內專家表明,作為中小型企業,以自身力量去與保險公司談合作、建立獨立的培訓和考核制度等還比較困難,職業協會的出現可以讓這個職業的發展更加平衡。但職業協會也不是萬能的,更根本的問題還需要政府部門發揮作用,讓運營管理有所依據。

作者:admin


現在致電 0871-67177112 OR 查看更多聯系方式 →

Go To Top 回頂部
青青青娱乐视频分类精品